《南下途次》日记选


一九六七年二月十七日纪事

今晨六时,列车开进了上海。

我们在火车站办理了住宿手续。我们被分配到上海南京路东海大厦353号房间。

早就听说过上海的南京路,早就看过了电影《南京路上好八连》,南京路一直对我充满了向往。今天我乍一来到,果然是名不虚传,南京路的确是很热闹,马路两旁的高楼大厦巍然屹立,街上的行人络绎不绝。从他们的衣着上看,他们的资产阶级生活方式有所改变,这是时代的新风。

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国家就要有社会主义国家的样子。如果是穿着乌七八糟,那还算什么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国家就是要和资本主义国家有着本质上的区别。我们破四旧,立四新,就是要让我们的社会面貌符合我们的社会性质。

今天,我们在西藏路文化馆参观了北京外国语学院举办的展览,也参观了上海文艺界的国画展览。这两个展览会都很好,前一个展览会详细地说明了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必须彻底打倒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必然能够打倒的道理,后一个展览会展示了×XX等人的反动罪行及其下场。

一九六七年二月十八日纪事

今天,我们办理了回太原的返程票。

我们在南京路上看大字报。

大字报中有《中共中央关于中学文化大革命的草案》等。

这天夜晚,我们帮助《上海市革命造反联合委员会》起草“坚决杜绝恶劣风气”的草稿。

草稿主要是反对革命组织之间打内战,反对互相攻击对方。

一九六七年二月十九日纪事

我们在复旦大学看大字报。

大字报的主要内容是他们本单位的事情。

从全国来看,大学的文化大革命搞得比较好,革命的大学生能按照毛主席的教导掌握斗争大方向,把文化大革命推向一个又一个的高潮。但是就目前我们中学校来看,依然是冷冷清清,而且中学校的保皇势力十分顽固。目前上海有一个口号,叫做“杀回学校去,复课闹革命”。我认为,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个口号是比较正确的。因为不少中学生,他们在外地串连,因为没有思想上的准备,因而他们起到的作用是微乎其微的,这样没有经过训练,没有纪律的组织,很可能发展成为个人主义,山头主义,这对社会主义革命事业是十分不利的,因此目前大家都回去,整顿一下,总结一下,先把本单位的“斗批改”搞好,这在目前是十分重要的事情。

一个个个人主义,一个个山头主义,一个个本位主义,一个个小团体主义,实际上都是自由主义。自由主义是革命的大敌,之所以是革命的大敌,是因为它会给革命事业带来极大的损失。每一个革命的同志,都应该为了革命事业克服这些错误的东西。

今天我们参观了上海市委举办的“鲁迅纪念馆”。这个纪念馆,实在是办得太不像话,它把我们伟大的革命先驱战士鲁迅先生描绘得少气无力,根本不像一个革命战士。对鲁迅的革命活动提得很少,而是用百分之九十的篇幅写鲁迅的写作呀,文字改革呀,关心小朋友呀,就是不多提革命。

这是一个极大的阴谋,他们是要把鲁迅战斗的一生完全抹杀,把毛主席对鲁迅的高度评价完全抹杀!为此,我们强烈抗议上海市委内的一小撮修正主义分子对鲁迅先生的进攻!上海市委内的一小撮修正主义分子必须打倒!

今天,我写了一首《七律·上海》如下:

七律·上海

火树银花彻夜明,

广厦高楼若毗邻。

黄浦流水情似浓,

南京街头谊更深。

多少沧桑多少事,

几经春秋几经人。

笑指长虹说我愿:

明月园兮锦绣程。




2022-09-14 00:20 点击量:108